一切内容禁止二次转载及上传。
[ 停更至2018年六月底 ]

[舟渡]他们

  [舟渡]他们
  [分级]PG
  [梗概]某天他们走路回家并分享了一线夕阳。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穆玄英挂帅》
  
  
  炒栗子被锅铲翻动着,争先恐后的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在傍晚的余晖下响了个吉祥如意。费渡接过那袋炒栗子,道了谢,揣在衣兜里慢吞吞的走过马路,往警局路边一站,活像个大写的骚气变态。门卫听外面骚动,探出头来瞄了一眼,向费渡笑道,“费总,等骆队啊?”
  “是,”费渡礼貌的冲他一笑,“今天他车限号。”
  “不进来坐一坐?”
  “不了,谢谢叔。”费渡说,“我在这里等一会。”
  门卫想给他搬个凳子,费渡婉拒了---费总可是下楼收个快递都要换衣服抹发蜡的事儿逼,让他这么大马金刀的坐在警局门口不如让他去勾引骆闻舟。
  费渡站在路边,选了个不那么扎眼又一眼能看到门口的位置,低头玩手机。夕阳下他的身形是直挺的,一丝不苟和慵懒随意严丝合缝地重叠在一起,突兀又自然的糅合在他的气质里。
  骆闻舟乍一出门,就看到他。
  他想,“又瘦了。”
  他走过去,状似不经意的抽走费渡的手机,半真半假的埋怨道,“天都黑了还玩手机?也不怕瞎。这么晚了下次就不要过来了,我自己走回去也成。”
  费渡轻飘飘的一笑,“接师兄是永远不晚的事。”
  骆闻舟被他这话闹的心痒,暗叹敌人太油嘴滑舌,简简单单一句话十个字怎么就这么窝心呢。
  然而他心口发痒,面上仍习惯性的装大尾巴狼:“也成吧,毕竟你师兄人间绝色也没谁了,就怕独自下班被别人劫色---你笑啥?小崽子胆肥了?”
  费渡从善如流的收了笑意,伏到他耳边,把热气吹到他耳朵里,“师兄从一而终让小生很是感动,不如---小生以身相许?”
  骆闻舟被他撩拨的心头发烫,抓着他手腕的手心也是滚烫的。费渡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骆闻舟难得的有了点窘迫,瞄到对面的炒栗子摊位还没收,拉着费渡往对面走:“今天给你改善下伙食,不准吃太多啊,一会还要吃饭。”
  费渡摸了摸衣兜里的袋子,迟疑了一下,没说话。
  骆闻舟不知他家费总臣服于两包炒栗子之下,带着他去买了半斤,掂在手里一步一晃的和费渡走着。两人都不急,慢悠悠的,并肩走向家。影子在身后拖了老长,他们踩着小贩清亮的吆喝声,时不时搭上一两句话,影子们的肩膀连在了一起,倒有种别样的亲密了。骆闻舟有些疲惫,话不多,炒栗子在他手里一颠一颠的,和吆喝声此起彼伏,相得益彰的糅合着。费渡不烦他,慢吞吞的走着,突然就有种地老天荒的感觉。
  两人走到家门口,骆闻舟在费渡开门的时候往身后看了一眼,叫住了他,“费渡。”
  “什么事。”费渡拧开门把手,头也不回的应他。
  “别开门了,先看看夕阳。”
  费渡把门又锁上了,骆一锅在门里面委委屈屈的叫了一声,铁石心肠的骆一锅他爹愣是装着没听到,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拍了拍旁边。
  费渡:“……”
  他面无表情的低头看着台阶,上面留了个出自骆闻舟的狗爪,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要是他在这时候说一句“我去拿张报纸”的话他今晚能几点睡。
  然后他一撩衣角,一脸“我坐下来是给你面子”的坐下了。
  骆闻舟完全没意识到费总曲折坎坷的心路历程,坐没坐相的一伸腿,那对能撑起二八自行车的大长腿架在了地上。费渡正襟危坐的像个国家领导人,衣角攥在手里放在膝上,生怕风衣和灰尘来个漫长的热吻。两个大男人坐在台阶上,姿态各异,但都是一色的养眼;既不显得拥挤,又不显得暧昧。
  太阳沉下去大半轮,模糊了地平线,一尾艳红从那轮圆弧后铺沿开来,混了水色,把天边染的显出一片半透明的水红。乍一看这色彩十分刺目,久了那水红里就混杂了一点暗黄,把这张扬的色调拉下来,露出了几分温柔清淡来。
  骆闻舟歪头看了一会夕阳,眼睛有点累,就转过头去看费渡。
  费渡的脸部轮廓浸在水红浅色里,棱角尽褪,依稀能看出他的眼睑,像上了层釉光,在这般温暖色彩里,竟仍有几分冷淡。骆闻舟看着,心里生出点惆怅来。外表这么温和沉静的人,平时连脸色都不怎么对身边人摆,怎么就会有这样一张凌厉的侧脸呢。他一时有点心疼,闷闷的、会回响的那种,不十分扎,一戳一戳的让人心烦。
  他不自觉的伸手去牵费渡。
  费渡一愣,像从沉睡里突然被惊动的蝉,扭头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
  骆闻舟没搭话,盯着他看了一会,要把费渡盯出个窟窿来。
  费渡莫名其妙:“?”好歹他也陪了老人家看了一场夕阳红?
  骆闻舟抿了抿唇角,神色不明的看了他一眼,酝酿了一会的样子,道:“还疼吗?”这话说的没头没尾,好在费总天赋过人,领会了其中精神。
  费渡深深的看他,“不疼了。”说着把骆闻舟的手拿起来,放到心口上,眼睛盯着他,“你在这里,不疼。”
  接着他看到骆闻舟的眼神。
  那是摄影师透过镜头凝视绝景,考古学家捧起帛书;一个男人看着爱侣,千言万语,到口边只剩短短一句。
  像岩浆喷涌而出,像泉水凝聚成冰。
  你在这里。
  我在这里。
  费渡看着骆闻舟的眼睛,发现不亲一下简直浪费气氛。
  于是他侧过脸去,和骆闻舟在轻如薄纱的余晖里交换了一个亲吻。
  世间情爱,到头来不过是,盛夏梅子汤,碎冰当啷响。
  
  
  _END_
  其实夕阳并没有出场多久Orz恩爱为主看风景为辅辣
  大概会写一个系列qwq
  哇我本来是想好几个梗一起乱炖每个写个小段子的。
  想不到  第二个就爆字数了Orz
  第一个是意识流xx
  哇我竟然在冷战后还没退坑[你
  其实这个是我的常态啊但是舟渡就怎么都退不了啊!
  那我就继续呆着继续污染首页咯!qwqqq
  给评论的依然是我的小宝贝x
  

评论(16)
热度(123)
© 三寻是个正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