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内容禁止二次转载及上传。
[ 停更至2018年六月底 ]

混更混更

一点残章  太短了我就不放在他们里面了
顺便混更  要隐一段时间    毕竟要期末考了
我爱他们比心qwqqq
嗷对它就是我之前说过的意识流
哇竟然有了种自己很高产的错觉x
_
      骆闻舟在二八年华时曾对爱情这玩意儿嗤之以鼻。叛逆期的少年浑身长了倒刺,看谁的眼神里都带着“举世皆愚蠢唯我遗世独立”的神气,什么也不在乎,什么也不放在心上,恨不得把尾巴翘到天上,对罗曼蒂克关关雎鸠一概不屑一顾,自己给自己盖了一个单身免检章,棒槌的理直气壮。
  后来惊觉自己爱好与众不同,冥冥之中倒也应了他满腹超脱凡俗的雄心壮志。他的初恋何名何姓高矮胖瘦已经不甚记得,那段不同寻常的感情早已在少年的惶惶不安里消磨殆尽,只剩一尾浓墨重彩的褪色痕迹。
  这些年来他有过几任,有善始善终的,反目成仇的,有想要走一辈子的,很快就意兴阑珊的,但最终都无一幸免的分道扬镳。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强大到无动于衷了,却因为一个费渡而溃不成军。 
  他本以为自己以后会一个人孤独终老。他做不到找个姑娘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过一辈子。那太难了。他不喜欢辜负也不喜欢被辜负。
  但他遇到了费渡。一个带着救赎意味的名字,一个时刻不脱面具的怪物。时间把他们的距离缓慢而不可抗拒的缩短,把他们从警局的桌子对面拉扯到床第之间,他开始在一次次失败和磕碰里打磨自己也打磨费渡,在一天天朝夕共处日子里把一腔柔情藏在皮囊下,隐而不发,在柴米油盐里慢慢的显山露水出来。
  有时候他想,不如就这么过一辈子。
  得,后来真过了一辈子。

评论
热度(26)
© 三寻是个正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