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内容禁止二次转载及上传。
[ 停更至2018年六月底 ]

[obikin]方生复灭

  [obikin]方生复灭
  [分级]PG
  [梗概]欧比-旺和尤达回到科伦桑。欧比-旺在被血洗的圣殿里看监控录像。他看到了安纳金。安纳金已经成为达斯·维达。
  [PS]梗来自《星球大战:西斯的复仇》第十九章。
  
  欧比-旺伸出颤抖的手,用尽力气关掉全息记录仪。他靠向控制台,但他的手臂因为无法支撑体重而弯折,他坐倒在地。
  他背抵控制台缩成一团,痛苦遮蔽了他的双眼。
  安纳金成为了西斯尊主。
  他的朋友。学生。兄弟。
  尤达冷静的话语在他身边漂浮。他死去的朋友和师长在他的身边,尸首分家,死状惨烈。但他们此刻都离他远去了。他在原力的空间里向黑暗投出疑问。为什么?
  没有回应。黑暗面甚至没有因此产生一点波动。
  但他已经知道了。帕德梅。想起这个名字让他身心俱疲。然而他知道,帕德梅仅仅是一个诱因,是通常最致命也最恒久存在的那种。真正的原因是帕尔帕廷。
  “我警告了他。”他想,捂住眼睛的手指颤抖。“但连自己当时都不确信。我警告了他,却没有帮助他。我本可以--”
  他顿住了。他无法帮助安纳金。他甚至不理解帕德梅对安纳金的意义。
  不,你理解。黑暗面向他发出低语。欧比-旺决心无视它。
  要是他一定要去杀了安纳金,他能吗?他迟疑着,面对这个问题让他遍体生寒。那个一直缠着他请教起手式的小男孩、他最好的朋友、他可以放弃生命保护的人?他质问自己,你能吗?
  他得不到答案。对共和国的忠诚要求他斩杀达斯·维达,但他在尤塔帕,面对着能致他于死地的战斗机器人时后知后觉的想法从灵魂深处涌出来--
  他希望死的时候,安纳金能在身边。
  这真是个奇怪的想法。他在尤塔帕时将它抛开,但这里是他的内心,原力的空间,他有足够的时间将它重复咀嚼。然而死者们出现了,围绕在他的身边,绝地长袍的袍角垂落。
  “他是断点。”梅斯·温杜说,他的断臂在此时只是一圈柔和的光。“长久以来我一直注视着你们之间的黑暗,却没发现他就那个断点。”
  “他劈开了我的肩膀,前一刻我还在因为他的到来而想着,‘哦感谢共和国我们能赢。’”辛·德拉利格说。“结果呢,他站在我的旁边,就在那些克隆士兵的几步之外,看着那群怪物把我们的学徒轰成筛子。我的学生。血漫到了他的脚边,那个叛徒就这么走了。叛徒。”
  “巨魔”的怒火灼伤了欧比-旺。幽灵的注视让他不得不后退一步以维持平衡。这滑稽的平衡让他虽然直立着,却摇摇欲坠。幼徒们围在他身边,就像一次绝地圣殿里平常的理论课。他们的眼神让他心痛。那一双双幼童的眼睛里没有滔天怒火,没有深沉恨意,只有困惑。欧比-旺知道他们在困惑什么并且再后退一步。
  我是个学徒。他想到,任凭悲伤淹没自己。天啊,我们都曾是学徒。
  
  
  审视自己是个痛苦的过程,但它永远比审视最重要的人好受的多。欧比-旺心神动摇,心如刀割,这让他开始后悔自己在十年前没有被一枪打死。
  他曾在广袤无垠的沙漠里跋涉,在分崩离析的战机中生存,在无数个星球间奔波,在幽静的洞穴里静思。但从没有人教导他如何在原力里行走。
  对他而言,原力是虚空,是包容,是导师,是恋人,原力象征了一切他可以想象并且为之向前的东西。他信仰原力并遵从它。但他不确定原力是否能帮助他平复失去挚友的痛楚。
  世间最无力之处莫过于此:反省过去时你只能站在一旁,束手无策,看着一切事物随着它既定的轨道奔驰而去。安纳金·天行者是否注定堕落?他自己是否成为了推动安纳金迈向黑暗面的一大助力?然而这些问题在此时都失去了意义,他让它们从身边流过。他开始思考下一步行为。
  帕德梅开口了:“你也爱他,对吗?”
  欧比-旺·克诺比突然僵硬了。思绪悄悄地、轻慢地冲他一挑眉,遁向了思想更深处。
  “是的,你爱他。”
  绝地大师深吸一口气,以此来缓解这份紧张。他的心跳几乎要冲破身体,奔向万劫不复的黑暗。有一刻他成为了绝地学徒,在光剑和激光里腾转挪移。他不明白这反应意味着什么。并且他敬畏它又迷恋它,有如闻到一阵恶臭的芬芳。他深知这感觉尽头是通向黑暗的路,却无法阻止:他已经惶恐的不知所措了。欧比-旺全身僵硬,肌肉紧绷,无能为力的沉进心跳里。
  接着他看到尤达。
  “依恋是贪婪之影。”尤达说。
    就像被光剑击中一样,欧比-旺的心脏突然灼烧起来,一寸寸燃烧着,哀嚎着,在原力的空间里蒸发殆尽--
  他明白了。
  
  
  安纳金在这之前在他心中的定义是这样的:导师、兄弟、挚友、知己、学生。
  而此时此地,有一只无形的手为它打上了新的烙印。
  恋人。
  他在这片海洋里将这个名字念了一遍又一遍。安纳金·天行者。恋人。恋人。天行者。这几个词汇在空旷的时空里来回反弹,产生巨大的回响,绽放在他的嘴边,懒洋洋的爬向他的心脏。
  他在一阵奇异的温情里突然意识到,安纳金已经死了。成为了达斯·维达。
  得而复失让他如坠冰窖。细碎的冰渣子滚落在他的皮肤上,他感到一阵锐利的疼痛。
  你能吗?
  黑暗面向他抛来疑问,带着狞笑向他逼近。
  “哦安纳金。”他低声念着他那方生复死的爱人的名字,眼含热泪,黑暗吞噬了他的脚踝。“哦安纳金。”
  他心中生出一腔悲伤来。纯粹的悲伤,为了之后他和他的爱人终将刀刃相接,为了那个已经死去的名姓。他捂着脸,热泪从指缝间滑走了。滚落在那丛黑暗上。黑暗被灼伤了一般,从他的腰间褪去了。原力的空间恢复了平静。
  然后逐渐明亮起来,欧比-旺惊讶的发现自己身处一片牧场。
  尤达的话语落在他身边。
  他明白最黑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_END_
  注  开头第一二段和帕德梅及尤达来源于小说。
  私心而已请勿当真。
  小说真的看得我……我差点以为后面作者一定要给欧比出个柜了。妈的。
  去B站找了下粮被虐的不要不要:)
  决心报复社会:)
  考完试找个时间写一下安纳金成为达斯·维达的必然性
  
  

评论(7)
热度(40)
  1. AlecNights三寻是个正经人 转载了此文字
© 三寻是个正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