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内容禁止二次转载及上传。
[ 停更至2018年六月底 ]

2017年中总结[一月至七月]

2017写手年中总结

 

以后就没什么时间了,趁现在总结一下这半年写的东西。

两个字 难产。

太难产了。我看到归档时都没眼看了orz

挑几个喜欢的片段

 

 

[一月]

 克拉克在披风下颤抖。“妈妈---”他抬起头来看着玛莎,蓝眼睛里蓄着一汪泉水。“我能救他们吗?我怎样救他们?我根本就不是神灵,不是人类。我凭借什么来救他们?”

  这无助刺伤了玛莎。她抱住他的头亲吻他的发旋,也以此来慰藉自己。

“用你的心,克拉克。”她说,把温柔注入到他的身体中去。“你不欠世界任何东西。”

  尽管她知道这是谎言。

  克拉克再次将自己埋进母亲的怀抱。玛莎抚摸着他的后颈,直到他抬起头来。她看到她的孩子掌心中留下了一小滩泪水,在灯光下闪着珍珠般的微光。她注视着那泪水,从没这么清晰的认识到她的儿子是个超人。

 

[四月]

“你不了解她。”超人说。“你把她当责任,看作无法卸下的盔甲。你为她抗争,为她愤怒,但你不信任她。你把她看作一只躲在你身后的小猫咪,你恐惧着她反咬一口,又在责任的驱使下保护着她。B。”
   蝙蝠侠看着他。
  “显然如此。”蝙蝠侠的嘴角扯起一道傲慢的弧度。“假设这个世界对得起那点可笑的信任,所有的罪人都会羞愧的自杀。政客。疯子。连环杀手。下了一场雨,罪恶就全都冲进下水沟了。”

 

[六月]

“他是断点。”梅斯·温杜说,他的断臂在此时只是一圈柔和的光。“长久以来我一直注视着你们之间的黑暗,却没发现他就那个断点。”
  “他劈开了我的肩膀,前一刻我还在因为他的到来而想着,‘哦感谢共和国我们能赢。’”辛·德拉利格说。“结果呢,他站在我的旁边,就在那些克隆士兵的几步之外,看着那群怪物把我们的学徒轰成筛子。我的学生。血漫到了他的脚边,那个叛徒就这么走了。叛徒。”
  “巨魔”的怒火灼伤了欧比-旺。幽灵的注视让他不得不后退一步以维持平衡。这滑稽的平衡让他虽然直立着,却摇摇欲坠。幼徒们围在他身边,就像一次绝地圣殿里平常的理论课。他们的眼神让他心痛。那一双双幼童的眼睛里没有滔天怒火,没有深沉恨意,只有困惑。欧比-旺知道他们在困惑什么并且再后退一步。
  我是个学徒。他想到,任凭悲伤淹没自己。天啊,我们都曾是学徒。
  

[七月]

  在那里他曾站立于舰桥之上,手中捏着剑柄,学徒辫垂落在肩。他犹记得奎·刚和摩尔如何在剑雨和沙尘中穿梭,他们的动作如何被风沙吞噬又出现。空气中隐约残留飞船震天的声响,欧比-旺俯下身来,看见这漫漫黄沙中生长着一株白花。它的花瓣边缘泛黄,幼嫩的根茎在重荷下摇摇欲坠。长期脱水让它被抽去了原本的颜色,然而它的茎上,这脆弱不堪重负的茎上,花房之下有个极小的侧芽在吐着生命的嫩白。

  欧比-旺怜惜地看着它,并从中得到了让他心口发烫的慰藉。

  卢克。他默念着,跪下来亲吻它。

 

 

 

 

“闭嘴。闭嘴。闭嘴!”维达向他咆哮,面具后呼吸紊乱,他摸索着想要撑起上身来,手臂却因为无力而弯折。“你背叛了我---你们背叛了共和国!你们将自己堕入深渊,却责怪不受你们控制。你们的灭亡是理所当然的---鉴于你们是如此的腐朽而不自知。”他谴责着,神气又慢慢回到他身上,“绝地武士早已经腐化了,落后了。你们为那些阻碍统一的分裂分子服务,将自己百年根基置于不顾。西斯才是那个能为银河系谋取更远大前景的领导者。”

“你呢?你执迷不悟地为武士团服务,视他们为你一生最重要的信仰。欧比-旺,他们蒙蔽了你的双眼,而你却跟从他们在深渊边缘行走。他们一个个堕下去。他们限制了你的眼界,你甚至看不到迷雾里的提灯。”力量渐渐涌回身体,他撑起上身,脖子向绝地扬起。“还有天行者---我的儿子。你们蛊惑了他。还要摧毁他,在摧毁了我之后。”

他声嘶力竭,他疲惫不堪。恶毒把他变成另一个人,他的声音因此变得狠毒。“你在穆斯塔法斩断我的四肢,让我滚落在砂岩上,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你们说我堕入黑暗面,你在熔岩之上将我斩落。欧比-旺,”他停了一下,“我恨你。”

“我爱你。”欧比-旺回答。

 

希望能在高三前尽可能把obikin的梗写完吧 还有舟渡的【我竟然还记得

 

高考完再战!到时候一定好好混圈嘿嘿嘿  一定好好补正联

评论
热度(3)
© 三寻是个正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