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内容禁止二次转载及上传。
[ 停更至2018年六月底 ]

[ 超蝠 ] 行于荒野

                         [ 超蝠 ] 行于荒野 

*踩雷提示  囚禁梗清水。全文第一人称日记体。主人公是一只狱卒qwq。全文采用倒叙方法请注意日期。出于本人的尿性应该有bug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来 😂😂

*参考书籍  《肖申克的救赎》by斯蒂芬·金 《老牌政敌》by迈克尔·道布斯 

**本人文废话多不喜请点叉qwq 大堆的破折号出没请注意qwq 

***超蝠属于大家ooc属于我/捂脸   留赞留评论的都是小天使qwq

++++++++++++++++++++++++++++++++++++++++++++++++++++              

                                    第一章                                   七月八日,阴   

很难想象我还能在这件事后坐在装潢奢华的监狱长办公室里整理这本日记。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对于一个把犯人间接性放出来的不称职的狱卒来说。也许是因为专案组的警察们脑子里堆着的都是女人和金钱所以只想着草草结案,一边想着秘书小姐们形状优美的腿一边把红印章盖在纸案上。  

 不管怎样,我——一个不称职的狱卒还是得以坐在这张不知道有过怎样旖旎经历的办公桌前,用手指去抚摸这出乎意料干净的桌面的每一寸。感谢上帝,否则我的档案里将会被人泼上耻辱的污痕。   

事实上这件事本应随着我埋葬在坟墓里,但总有人在你的牢笼前窃窃私语。哦,说出来吧。说出来吧。我和这声音抵抗了整整十二年——这足以把任何一句刻在墓碑上的谎言侵蚀。更何况近几年我的身体状况每况日下。一个迟暮老人在很多时候都更倾向于把内心的阴暗面挖掘出来端正摆放在公众面前。嘿朋友,连卢梭都写了《忏悔录》,为什么我这个小狱卒就不行呢?   

说出来吧。说出来吧。   

我说了,朋友。   

那是在十六年前,我在一间监狱里当任狱卒 [ 就是我现在身处的这间 ] 。那时我太年轻太愚昧以至于并没能及时判断出这间狗娘养的颠倒黑白的监狱本质,而当我惊觉后则为时已晚。   

当监狱长口口声声承诺大好“钱”程时我鬼迷心窍的把名字签在那张入职申请表上,却并没能发现监狱长背后的这所黑暗潮湿的牢笼以及其门口蹲守的面容狰狞的石狮子。哈,但是谁能责怪一个年轻热血、富有正义感、又囊中羞涩的年轻人卷铺盖冲进黑暗的怀抱呢?更何况当时我还是个涉世不深的青年。   

当职狱卒的生活并不宽裕,但烦心事少。你想想,假定囚犯不那么心血来潮的把随便从哪捡来的锋利的东西藏在床底下,在狱卒走过来为他开门时向他肚子上捅个洞,这类烦心事就自然而然的少了许多;更何况这间监狱里没有犯人会如此。  

 是的。这间监狱的犯人和本人印象里的不太一样。虽然本人是第一次当狱卒但也大致能猜到普通囚犯大多会有一些小动作和私下的交易之类云云,但事实上本人并不知道普通囚犯会穿着疯人院才会有的束缚衣和似乎藏在全身任何一处的武器随时准备攻击狱卒。   

看到这里朋友们你们或许会不耐烦,但很多时候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在对着你叨叨絮絮的说了一大堆无用的话后又假惺惺的抛出个橄榄枝。那么朋友们,你们准备好接下这支由我抛出的真相了吗。

 好,请你们先把眼镜摘下来,把家里的贵重东西收起来以防你们情绪失控而破坏家里,把心情放松下来,再回到这本日记上来。   

好了,我要说出来了。   

这间监狱里关着的,都是超级英雄和疯子。   

对。超级英雄。   

姑且不论我在见到我们的太阳——超人时的惊讶,或者是被人告知监狱里每一处的墙壁地砖都是由特殊材料制作而成为防犯人们暴动,光是这个消息就能让我口中发干。   

而本人发现这个令人愤怒的情形实属轻易。对,轻而易举。而这段记忆在我的脑海中存活了整整十二年。   

当时本人刚在餐厅里吃来自监狱饭堂的第一餐时——当然并没有人带我在这里逛逛——有个长相独特的中年男人端着盘子坐在我对面。    

他的周身散发着让人很不舒服的气息:死亡的阴暗的,很轻易的就让我想起潮湿井里的老鼠。它们也是湿漉漉的。 恕我直言,他看起来就像个基佬。 

我当时并没有理睬,但心里多少有点数。我母亲曾教过我,“有些人的话是憋不住的,就像水库关不牢的闸门。”    

正当我把面包上的最后一片菜叶放进嘴里时,他说话了。   

 闸门开了。    

“这位兄弟想必是初来吧?”我注意到他说话时是微低头把眼珠向上看着人的,这个动作使得他眉间堆起的皱褶处积蓄了黑沉。死亡的黑沉。我想。   

 我没接话,定定的看着他。关不牢的闸门。    

“兄弟,这个地方可不是什么伊甸园啊,”他凑近了些,翠绿的眼眸里闪烁着狡猾的光芒。我能在他喷出的气息中辨别出未消化完全的火腿油腻的气味。“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多点吧。这个地方关押的可不是普通囚犯。”说着他的嘴角咧开一个不太像微笑的微笑,握着叉子的右手放到我眼前晃了晃。   

 更像只毒蛇。我思索到。在更后的日子里我回想起这个眼神时仍然心有余悸,因为这确乎是我坠入黑暗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眼神。  

“超级英雄。”他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以令人胆寒的语气说到,“他们在这里关押了超级英雄。就像宠物,锁在笼子里供他们欣赏。你养过狗吗?汪,汪。他们对待这些外星人就像一群毫无反抗之力的动物。”     

我在很长的时间里感受到属于普通人的僵硬和恐惧。很长的时间后我才能够找回属于自己的声音。   

“你在撒谎。”我听到自己僵冷的反驳,“你必须是在逗我。”    

他轻蔑的看了我一眼,鼻子抬起一个高高在上的弧度,那眼神活像在看一条湿淋淋的小狗。我看到他冷绿色的眼睛冷笑着对我说:不信吗,你这个可怜的小狗?你也仅限于不信了。    

有一天我会亲手把他的鼻梁扭断,我在心里发誓到,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确认这个消息。

 正是这个愚蠢的想法让我彻底的投身于腐臭的黑暗之中。 

——TBC.   

评论
热度(13)
© 三寻是个正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