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内容禁止二次转载及上传。
[ 停更至2018年六月底 ]

[ 817贺文 ] 晚归人

 [ 817贺文 ] 晚归人                                       

BY言染 

*张起灵第二人称ooc严重 

*瓶邪

1. 

你知道他一直在。

2.

 你下过宏伟阴暗的七星鲁王宫,上过巍峨雄壮的西冷长白山,黄沙在你的身下翻腾,你看过白雪在阳光下缓慢消融,宛如黄沙逐渐渗入你的身躯。你曾目睹翻飞交错的血水,在空中交织成一副妖艳的画。

 但你不曾见过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子湖。

3. 

阴兵借道尚且不能使你惊惧,你却在接近吴山居的路上开始近乡情怯。长久时间里你曾经妄想过再见到吴邪的情形,那也许是相顾无言,也许是紧紧相拥,也许甚至相别于人海再不相逢。 

但你毕竟是踏上了这条路,顶着杭州深秋轻柔的风,怀抱着一个隐秘的妄想向那人走去。 

你开始不由自主的战栗,连你自己都为之惊讶。那是在面对那个陈旧古老的秘密时都不曾怀有的怯意。一个吴邪对你而言竟危险于洪水猛兽。 

你感到不可思议,但你没有拒绝。

4. 

风带来远处隐隐的人声。你感受到一种秘密的叹慰。 孩子们从你的身边跑过,连飞扬的发丝都带起欢快的气流;你看到有对老夫妇坐在长椅上,十指相扣安静的看着西子湖。 

你放慢了脚步。 

男人抬眼看进你的眼睛,流露出阅尽世事的平和与一点只有你知晓的了然于心。 

你愣住,微不可见的点头,西湖边上风吹的你舒适惬意。 

老了其实很好,你想。

5. 

你知道他一直在。 

在那间不常开张的古董店,在各个他三叔的盘口奔波。 

你知道店的门口坐着一个喜欢玩扫雷的王盟,你知道店里干净的全然不像个大老爷们开的店铺,你知道那柜台上的烟灰缸里一定堆积着不少烟头。 

但你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你。

6.

 你想起五岁的他被三叔绑在树下黏糊哼唧的哭泣,肉包子似的,被捏一下就会露出内里鼓鼓囊囊的馅来的样子。 

你想起他嘴里嘟囔着的大哥哥和他家三叔,接着想起他包子一样镀上一层潮红的脸。

 吴邪两字,你闭着眼都能写出来,一笔一划。

 你突然意识到吴邪就在面前的这扇门里并且手指开始颤抖。 

吴邪。

7. 

你推开了门。 

你看到那双只拿来提过水壶捧过画作握过毛笔的手端正的交叉在一起,端正的等待一个晚归人的到来。 

接着你发现那双手不一样了。 

这双手曾在青铜门前捧着鬼玺,颤抖着愤怒着无力着,手背青筋暴起像极了纵横连绵的山脉。 

这双手也曾紧紧的抓住你的手腕犹如依萝紧绕藤蔓,绝望的挽留着一个迟迟不归的你。 

但它不一样了。 

吴邪终究是放下了他的笔杆子,捡起了脚底的枪。 

撑起一个吴家,再撑起半片天下,他终于是放弃了天真无邪,长成了你的模样。 

而现在,这双瘦削冷淡的手扣在一起,放下十年伤痛绝望,带着一味苦到甘来的平淡把你盼回。

 大丈夫四海为家,但总是盼望着有个家的。 

他用十年漂泊流浪只为给你一个家。

 你原本翻江倒海的情绪此时竟平静下来,扶着门的手放下安顺的贴在裤子上,你抬起眼仔仔细细将端坐柜台前的他从头到脚看一遍—— “吴邪。” 

那人在你的影子里慢慢抬起头来,冲你笑。 

“小哥。” 

“欢迎回家。”

8. 你知道的,他一直在。 

【FIN.】  



[ 后记 ]  

总算肛完了贺文/躺 在817前两天把稿子推翻重写然后当天完成果然是件对事。

 嗯大概以后就是彻底退圈的状态了当然同好有兴趣交♂流可以加企鹅  2569328432 也算是扩列了/笑 

这篇文大概也是我心里他们最好的结局。 

在我心里,张起灵大概是吴邪的晚归人。 

江湖夜雨十年灯,吴邪为张起灵燃。 

最好的事大概是,我披荆斩棘只为一个你,而这个你漂泊十年只为给我一个家。

 我是言染,有缘再会。

评论
热度(8)
© 三寻是个正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