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内容禁止二次转载及上传。
[ 停更至2018年六月底 ]

【Graves/Credence】Silence【上】

[Graves/Credence]Silence【上】

防雷 一切跟着剧情走,不yy,不脑补qnq

  

 

 

-----

  他幻影移形到巷子里,气流将他围巾掀起一道弧度。

  那个男孩的表情很不好,但这不是他关心的事。时间要不够了,他要保证一切掌握在他手中。

  他的上身微微倾向男孩,用虚假的情深意切的语气询问他。

  男孩阴沉的面孔告诉他不必询问,他明白男孩说出的话语有几分真实几分掩饰。他了解他---或是说了解他这类人。他深知这些狡猾的小鬼在日常里怎样的深谙处事之道。他太了解了。

  他抚摸着男孩的脖颈,他们的脸庞几乎贴在一起,就像在耳鬓厮磨,他想,差点嗤笑出来。男孩在他的气味里颤抖,他感受到男孩皮肤上攀爬的兴奋和羞赦。他在期待被爱,被宠爱。就像蛾子,它们不懂得火焰的炙热,却盲目的追逐着光和热。

  嗨小鬼,你动心了,他想,我听见你的心了,它在咕噜咕噜的向外发酵着铺天盖地的爱意。要是你愿意跪下来亲吻我的脚趾,或许我会和你分享我的围巾。要是你再有用一点,我可能会和你干一炮。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男孩紧紧抱住。

-----

  那个女孩不见了。

  克莱登斯,他握住男孩的肩膀,呼唤他的名字,你的妹妹呢,那个适合的默默然寄主?

  男孩在他的面前抽泣,他在害怕。他语无伦次的向他求助,他抬手给了他一巴掌。男孩惊愕的表情让他更加烦躁,他茫然无措的像在森林里迷失了方向。

  克莱登斯,他低声命令到,把手叠放到男孩的手上。你要带我去找她,找那个女孩子。

  我的男孩。

  男孩微微躲开他的气息,他的眼眸显示出他的摇摆不定。他在犹豫,他的彷徨不安几乎要溢满出来。他开始诱惑他,用他的气味给他以暗示。他并不知晓自己在试图驯化一只黑豹,他从来就太狂妄自大了。

  而黑豹只会臣服于心甘臣服之人的。

  他服从了他。

----

 大宅沉默在交错纠结的蜘蛛网与积尘中,他们的声响把这座府邸唤醒。木头楼梯用不堪重负的吱嘎声迎接魔法部部长和男孩的光临,龟裂的墙上仍残留着一块十几平方厘米的痕迹,那是长期的挂画被迫脱离了自己领地的挣扎。老鼠在黑暗里奔走相告。这栋宅子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他们传递着这个讯息。

  他登上二楼。一切声响都湮灭在空气里,这栋宅子仿佛被施加了无声无息咒。女孩踪迹不明,她或许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但他决心要找到她。他非找到她不可。

  他很幸运,他的直觉嗅到了她的存在。似乎唾手可得的成功迷惑了他的双眼,他的渴望在心里狂乱的胀大几乎要溢出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窥探隐藏在那团物质里面的秘密,‘它’让他痴迷犹如猎物之于猎手。狂喜使得他的理智暂时失去了控制。

  他急切的转过身去探寻这座宅子的深处,而身后克莱登斯低着头的样子让他嗤笑出声。

  “你这个哑炮,”他低声说,不再掩饰眼里的神气和轻蔑,“你有着会魔法的先祖却不会魔法,你就是个废物。”

  男孩的表情让他陡然兴奋,很恶毒,嗯哼?赤裸的歧视在他的嘴角跳跃,克莱登斯终于接触到了他的“朋友”身体里尖锐的恶意。他看起来就像被主人扔了脏袜子的家养小精灵,格雷夫斯愉悦的走向走廊深处,不过管他呢,谢天谢地他总算不用再像个该死的恋童癖一样把手放到小孩子的脸庞上了。

  女孩蜷缩在缝纫机下。当他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时,她吓了一跳,抽噎硬生生掐断在喉咙里;当他蹲下来和她平视时,她的眼里盛满了不信任和警惕。他低声呼唤她的名字,用甜言蜜语来诱惑她。没有人比他更懂如何让一只猫咪臣服----她看起来有一瞬间被他俘获了。他伸出手去。

  接下来的动静打断了他的动作。房间突然在不知名的蛮力下震动起来,他能听到隔壁房间里某种大型家具轰然倒下的闷响。女孩惊慌失措的紧缩在一隅之地,她涣散的目光在他和房间里四处流窜。

  他几乎要站不稳,身后的墙壁发出令人汗毛倒竖的声响。

  他的感官在一瞬间放大到极点,女孩的表情在他的记忆里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他在此生里第二次鲜明的感受到自己心跳如雷,有恐惧悄然爬上他的后颈--他几乎要臣服于这种居高临下的威压了。

  默然者?

  他转过身去。他想他知道为什么女孩的眼里只有弱者独属的惊惧了。他早就该发现的。

  他对上了黑雾萦绕里一双阴晦的眼眸。

-TBC-

  下部分正在码修的时间有点长ORZ

  以及一个小细节:【谢天谢地他总算不用再像个该死的恋童癖一样把手放到小孩子的脸庞上了】并没有否认部长是个gay XD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


评论(5)
热度(34)
© 三寻是个正经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