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内容禁止二次转载及上传。

热爱BE有什么不好吗!

[obikin]未散之魄

[obikin]未散之魄

[分级]PG

[梗概]达斯·维达斩杀欧比-旺,发现绝地尚存。

[PS]基于《星球大战:新的希望》中,受千年隼干扰,达斯·维达于人工峡谷中滑出。

 

 

TIE战机的左翼已经没入沙中,机身呈现出一个危险的倾角,右翼的太阳能板直指天空。几分钟内,漫天黄沙在机身外铺就了一层沙壳,而再过半个标准时或者更短,驾驶员将深埋地下。黑烟源源不断地从驾驶舱口涌出。一阵短促而低沉的嗡鸣过后,一柄鲜红的光剑由舱内切割而出,绕着舱口旋转半周,金属机身在高温下刺啦作响。伴随着外壳轰然倒地,从那利维坦的体内钻出个微弯的人影,这巨人直起身...

半途夭折[注释+后记]

-注释-

①分歧者设定  安纳金-无畏+无私 

                       欧比-旺-博学+无畏+无私

②安纳金的安全感来源-外在的牢不可破。

   欧比-旺-归属感

③安纳金踩在派别标志上,其他人踌躇-放弃旧有身份定位。重新寻找定位和身份认同。

④半途夭折含义

安纳金最终没出...

[OBIKIN][分歧者AU][PART 3]

[OBIKIN]半途夭折

[PART 3]临渊

“人们能够为所有的罪恶找到借口,这就是为什么不依赖这些借口很重要。”

--维罗妮卡·罗斯《分歧者》


欧比-旺钻进帐篷。

这是一顶简易的单人帐篷,由布帘分为两部分。靠近门帘的位置整齐摆放着应急包和食物。另一部分,几乎是深处的地方,躺着失去意识的病患。他在应急包里翻出干净的绷带和药品,躬身进入病房。

安纳金依旧昏迷着。欧比-旺能看到截肢位已经结痂。他在凌晨时清醒了一会,仅仅是短暂的一会,用气声告诉欧比-旺有个蚂蚁军团在咬他的肩膀。然后他在欧比-旺来得及回答之前就再次昏睡过去。

他弯着腰,拿着物品,端详恋人因失血...

[OBIKIN][分歧者AU]半途夭折[PART 2]

[OBIKIN]半途夭折

[PART 2]逃亡

火车将他们送到城市边缘。那里有一个废弃已久的车站,轨道旁涌出大片的野草和花。人们依此跳上月台,穿过横陈的长椅和盲道,在走廊尽头他们看见五大派别的标志。人们停顿下来。最后一扇金属门在他们面前,闭合着,地板上的标志提醒他们这是最后一处所能触及的文明。欧比-旺听到一声虚弱的哭泣。他身侧安纳金手指微动,他向无畏派投去一瞥。没有人说话或者动弹。啜泣撞击在墙壁上又反弹回来。一个友好派女孩揽住她的肩膀。

“亲爱的,”她低声说,“我们会没事的。我们是一起的。”

这句话打破了什么。空气又流动起来,无畏派眨了眨眼。他走出人群,踩在友好派的神木上,诚实派的天平...

[OBIKIN][分歧者AU]半途夭折[PART 1]

[OBIKIN][分歧者AU]半途夭折

[分级]PG

[梗概]一次逃亡。

[提醒]《分歧者》AU。禁止转载。

有原创人物,不涉及名字。

[PART 1]靠近

  鞋子踩在碎玻璃上。

  他低头看了一眼,皱起眉头。学者的鞋子并不需要踩上什么碎玻璃碎金属,显然。欧比-旺把目光投向光束下的地面,叹息一声,小心地挪动脚步。一步。再一步。

突然他猛地向旁边扑倒,匍匐在地,原先站立的地方斜插着几只飞镖。欧比-旺抿紧唇角。他微蹲着,重心放在脚跟,脱下蓝袍抓在手里,头部极有规律地向两边转动。

他走过一辆废弃的卡车。眼角余光捕捉到倒后镜上的影子。他迅速后...

[obikin]崩塌之际

[OBIKIN]崩塌之际

[分级]PG

[梗概]欧比旺在隐居塔图因的二十年中,曾经历过一场信仰危机。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代,这是怀疑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各种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升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DICKENS·C《双城记》


当塔图因上的一切熟悉到令人生厌时,他知道是转变的时候了。风沙仍旧肆虐不到他的洞穴,人们仍旧恐惧他如猛兽,他们都在他的住所前却步了。但有什么在...

楼老师太棒了prprpr疯狂赞美疯狂给老师打call

iyria:

 @三寻是个正经人  

原梗:http://yaraaaa.lofter.com/post/1dd34058_10818964

不会画云度大师||||感觉自己的风格有微妙的变化,大家凑合吃吧

小甜饼

忙。写点片段。下星期去打工就有时间写东西了。
绝地图书馆。设定ao已经在一起。想写写刚得手异常嚣张的安。
——
“嘿大师,你一定得看看这个。”年轻的绝地用乔卡丝塔夫人所能允许的最高音量对欧比-旺道。
欧比-旺站在梯子顶端,以一种摇摇欲坠的姿势扭过上身来快速看了下学徒手里的书,“那是什么?”
“一本诗集,我想。”学徒靠在书架上,就在梯子的旁边,微微压低了声音,“《飞鸟集》。哦,它的确是一本诗集。”他翻来一页,兴致勃勃的念起来,“'你微笑地看着我…‘”
“嗯哼。”年长的绝地的手指在书脊上掠过,视线不离书架。
“‘不说一句话。’师父,这不太像一首情诗。”学徒评论到。
“不要太早得出结论。”大师道,“继续念。”
“'而...

想到了一个漫画好梗w

[ 绝地TV的标志 ,温杜站在镜头前讲话]
谁能让欧比—旺、最伟大的绝地大师、谦逊低调意志坚定的战士屈服呢?
答案很简单:没有人。

[ 安纳金出现 ] 温杜大师,您指的是让他下跪,让他求饶,让他流泪吗?

[ 温杜转头看他 ] 我想是的。

[ 安纳金神秘笑 ] 哇、这么说,看来这个人出现了。

[ 温杜 ] ???
_

下跪是口 [哔——  ] 辣hhh
太好玩了,可惜我脑不下去了。
哪位太太愿意把它画出来或者继续脑的话我会很开心!!!!
和我说一声就好www

[OBIKIN]一忘皆空

[OBIKIN]一忘皆空

[分级]PG

[梗概]达斯﹒维达在歼星舰上、他的房间里看到了欧比-旺。面对这个幽灵,他无法控制那些从心里流出来的言语。

 

 

“这不可能。”达斯的声音显示出他此时的不可置信,“你不可能在这里。”

欧比-旺看着他。半透明的幽灵站在黑暗中,就在他的面前,穿着他死去时跌落在地的长袍。维达摇了摇头,把手按在光剑上。“你不应该在这里,老人---你已经死了。走了。回到原力的怀抱了。从我的生命里滚出去。”光剑被点亮了,剑身直指幽灵,维达周身的黑雾疯狂的翻滚。

作为一个幻象,欧比-旺显然真实的不合情理。维达将光剑递出几分,绝地不言不动,任凭嗡嗡作响...

© 三寻是个正经人 | Powered by LOFTER